讀【陽光普照】:阿豪你的消失我還沒懂

文/蕭景云 諮商心理師

看完鍾孟宏導演的電影【陽光普照】,總有一種幽幽的哀傷掛在心頭。一直耿耿於懷劇中,哥哥阿豪對女同學說了司馬光打破水缸的故事。原本我知道的,是司馬光為了救溺水的小朋友急中生智打破水缸,一個讚揚智慧偉人的童年故事。哥哥說的則是:明明已經找到所有玩捉迷藏的小朋友了,司馬光堅持還有一個人沒有找到,最後他打破水缸,發現水缸幽暗之處藏著面無表情的自己。

不久哥哥在整理好房間洗完澡,跳樓自殺了。

我與姊姊一起看完電影,她說身為長女很能理解哥哥自殺的心情。
瞬間我有點眐住了。試探著問:「是不想要給任何人帶來麻煩然後消失的心情嗎?」姊姊想了想說可能是吧,但我只猜到這種心情的小小尾巴,還有朦朦朧朧的未知是還沒辦法理解的。

看完電影的隔天,我還沒能消化那種不明白:一個年輕人決定消失的想法,也還在困惑怎麼會發生得如此突然、一點發現自殺的跡象都沒有。

也許每個人都有想要消失的念頭。還記得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,曾經從二樓望著三四樓,很想很想要成為別人……「但這樣我不是就消失了嗎!?」那可能是我最初離「想要消失」最近的記憶,不過小時候的那瞬間感受與記憶,我都還記得很清楚。

國中的時候聽到同班同學的姊姊自殺時,瞬間胃糾結成一團,聽不見老師說的話(現在想想應該是在做班級哀傷輔導吧 ! )。我已經記不清楚是怎麼聽到自殺的過程還是自己想像的,即使過了那麼多年,每當我聽到來晤談的人說出跟自殺有關的話題,我的腦中就會浮現國中時想像的畫面,依然既震驚又不解。

即使想要安靜不麻煩別人的消失,但真的消失後的衝擊,卻像是地震般從震央一圈一圈的產生影響,從近到遠的各種關係中蔓延開來。對於活著的人來說,有著難以言喻無法消散的衝擊。而那種不能理解的痛苦,沒辦法再問消失的人,找不到答案與出口。

消失,竟然是如此巨大的存在。

爬文做了點功課,電影中司馬光的故事是來自於袁哲生小說<寂寞的遊戲>而來,我多希望能閱讀他的遺作來理解更多想要消失卻沒人能懂的心,那個在陰暗水缸中的司馬光、一顆顆想要消失但努力維持正常過日子的心、那些樂觀正向但其實光照不到自己的人們啊,可以讓我們懂嗎?

圖片選自電影陽光普照劇照

發表者:蕭景云 諮商心理師

喜歡電影與社會學、愛好動物與大自然、熱衷性別研究、過了35歲開始聽爵士樂。 擅長以比喻的方式深度同理內在世界,相信在「問題」中能啟發而看見美感,挖掘出跨越困難的力量。 期盼是用幽默的思維與浪漫的情感,詮釋人獨特的處境,不刻意去迴避人所遇到的困難,試著回應並包容自己所擁有的人生,能藉此找到持續生活的意義與快樂。 認為人要理解情與慾,這是一個人生命主體性更加成熟的過程。愛上誰我們無法掌握,但如何愛人是我們的選擇。心理諮商的對談,正是幫助我們一起找到與人連結愛最美好的方式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